对于教育板块的拓展,网龙一方面自己研发教学内容和工具的数字化,更主要的是通过收并购硬件和社区补齐短板,然后把内容和工具融合到收购的硬件产品中,变成一个更加智能化的教育终端解决方案。在2015年收购驰声科技为教育产品带来智能语音技术,收购提供电子白板的英国上市公司普罗米休斯弥补硬件方面的不足,与公司自有的101系列产品实现了产品技术融合创新。2017年收购教育产品供货商JumpStart进一步扩大其互联网社区,2018年收购拥有9000万注册用户的K12学习社区Edmodo。

而随着大数据、AR、VR、5G的发展,新技术与教育不断融合带来更多的机遇与挑战,网龙也进行了积极探索。“这几年我们通过自研、投资并购、参股和一些技术引进基本打造成一个完整的教学解决方案,这个解决方案中包括数字教育内容、数字教育工具以及搭载数字内容工具的硬件平台。”网龙CEO熊立博士在日前接受IT168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。

通过近年来的教育战略投资,网龙的教育版图已覆盖逾190个国家、超1亿用户、130余万间教室,建立起覆盖全球的K12教育社区网络和生态系统。

2018年网龙集团收入50.38亿元,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,其中教育业务收入25.66亿元,占本集团总收入的50.9%,同比增长21.9%。

其教育业务目前依然以海外为主,海外客户覆盖欧洲、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,也有响应国家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非洲、东南亚等新兴市场,而将要发力的国内教育市场各地区也有很大不同,面对客户信息化程度以及数字化程度的巨大差异,网龙有自己的考虑。

根据其教育数字化程度因地制宜

在线教育通常被认为解决了部分教育不公平的问题,去年冰点周刊的文章《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》刷屏,也引起了关于技术改变教育公平的广泛讨论。而在AI、大数据、AR等新技术的加持下,有望帮助老师实现国内几千年前提倡的因材施教理想。

不过技术没有优劣,关键要使用得当,有专家指出教育历经三个发展阶段,一是标准化规模化扩张满足线下消费分层需求,二是在线化推动教育快速发展、广域覆盖,三是大数据/AI化推进教育供给侧改革。但是在一个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地方谈AI根本不切实际。

“和国内交易市场一样,我们在选择国家的时候,会考虑国家本身教育信息化的程度和他希望在未来1到2年当中对整个智慧教育、智慧校园改造的整体规划和预算。”熊立指出,网龙会根据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教育信息化程度以及经济发展水平,做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去适应其需求。

网龙虽然与众多国家都有合作,但合作模式因地制宜。有一定信息化基础的地方会帮助其进行数字化升级改造,以俄罗斯为例,更多是结合俄罗斯2017年提出的智慧校园改造政策对莫斯科的智慧教室进行改造,而尼日利亚缺少老师、公共资源,网龙会以平台建设为主帮助它。比如埃及涉及不到教育信息化升级改造,网龙创新地做了一个移动智慧教室Pop-upClassroom,类似于集装箱一样装配方便,可以打包出售,据悉Pop-upClassroom的智慧教室组件就像一块块积木,仅需几个小时安装便可投入使用,建教室就像“搭积木”一样便捷!

移动智慧教室Pop-upClassroom

能够满足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需求,有赖于“软件+硬件+平台”的一体化教学解决方案。但是AI、大数据等新技术不断变化,也为网龙带来了挑战。“你要真正把适合他的新技术去帮他做解决方案,而且这个解决方案完成以后,在当地确实是能够改变他真正的教学效果,并不是说做个试点教室,作为示范区领导来参观一下,你看我有电脑,然后领导一走就全关了,这是我们碰到的挑战。”熊立坦言。

相信这不只是网龙一家公司的挑战,也是整个教育市场面临的挑战,需要各方共同去探索,而在即将到来的智能时代,AI/VR等新技术也为教育带来了新的变革。

AI等新技术可期但不要盲目乐观

一般在课堂上一个老师要带很多学生,但是每个老师毕竟精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。因材施教是一个理想化的终极目标,AI可以帮助教师做一些辅助的工作。

据悉,140万知识点是一个学生从一年级到高三需要掌握的最少的知识点,在过去5年之中,网龙通过和人民教育出版社在内的全国61家出版社合作,将这140万知识点完成了整个数字化过程。

熊立介绍在K12阶段,利用人工智能+大数据,可以通过对学生学习过程记录和分析进行判断,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,因为机器很了解学生。比如经常做错的题涉及到哪些知识点,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AI可以针对性推荐指导。

“从市场方面,目前这个市场太大了,但是改变基本为零。”在熊立看来这个AI最大的用武之地目前仍然没有多大实际效果,主要是因为教育牵涉太多,改变不易,此外新技术与行业的融合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而网龙的重点就是要做课堂上的智能教学助手,这方面自有优势。比如在全球有130万教师使用其电子白板,可以抓取每个老师在课堂的讲解以及和学生互动的过程。这部分的数据积累是其他厂商所没有的,熊立认为只要把这些数据处理完,再反馈给老师和学生,就首先实现了智能推荐,然后再把人工智能的其他技术与网龙其它终端、设备慢慢融合。

在VR方面网龙也是积极探索者,比如K12阶段140万个知识点中有很多知识点需要各种实验,网龙也在进行VR尝试,目前更多是一个实验的性质。

“人工智能还是相对初级的阶段,虽然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有很多期许,现在能做的还是简单程序的复杂运算,规则要清晰,运算很复杂,这是人工智能可以取代的。而在一些人性化,需要感性判断的情况下,人工智能能够帮助的还很少。更多的是一个辅助的工具。”对于AI,熊立会理性看待,在数字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未来,学生更需要老师的人文关怀,未来在AI的帮助下,老师也会有更多精力放在对学生的思想道德、文化修养培养等方面,更好得去传道授业解惑。

教育所承载的太多,而技术所能解决的终是有限。教育又是一个长期投入的领域,在这个终生学习的时代,网龙已经做好了长期投资的准备,熊立说未来要打造一个终生学习的社区。网龙做教育,是认真的。

你可能还喜欢

发表评论